<rp id="p4v7c"><object id="p4v7c"><blockquote id="p4v7c"></blockquote></object></rp><li id="p4v7c"><object id="p4v7c"></object></li>

    <th id="p4v7c"></th><th id="p4v7c"></th>

  1. <button id="p4v7c"><object id="p4v7c"></object></button>

    <tbody id="p4v7c"><pre id="p4v7c"></pre></tbody>
  2. 肝膽外一科:愿天下疾患散盡,愿人間幸福安康
    來源:威海市立醫院 發布時間: 2021年03月18日 07:32:50

    2020年是極不平凡的一年。從年初眾志成城對抗新冠肺炎疫情,到年底肝膽外一科成立,都讓我們記憶猶新。

    作為肝膽外科一名工作了十年的護士,已經記不清照護了多少不同疾病的患者,見過了多少不同風格的家庭,也算是見慣了生死離別、悲歡離合了吧。但即便如此,最近科里還是發生了一件讓我感慨萬千的事……

    59歲的陳大姨,因診斷胰腺占位需要手術,2021年1月初轉入我們肝膽外一科。陪護陳大姨的是其丈夫戚大叔。

    臨床護理不僅僅是照護病情,更需要與患者進行更深入的交流。很快我們就了解到,大姨大叔出生于河南一個偏遠的小山村,因為家里經濟條件不好,從小沒上過學,一雙兒女也基本沒讀過書。現如今已有4個小孫子的老兩口,為了不讓孫輩也吃沒文化的虧,所以2018年他們舉家來到威海打工。

    由于沒有文化,他們只能打些零工。為了盡量減少開支,他們一家人一起租住在一個40幾平的小房子里,一家人省吃儉用供孫子們上學。

    雖然日子清苦,但勤奮的他們慢慢攢夠了孩子們上學的學費,一家人生活漸漸有了一點起色。可就在這時,傳來了大姨可能患上胰腺癌的噩耗,就如同晴天霹靂一般,將這個家庭又推到艱難的境地。

    陳大姨入院后,科室充分考慮到他們的家庭情況,很快就制訂了治療方案,合理安排各項術前準備,盡可能縮短住院天數,以盡可能為他們節省治療費用。終于在最短的時間內,為大姨安排了十二指腸切除+空腸造瘺術,手術非常成功。

    但是對胰十二指腸手術這項消化道的大手術而言,手術成功才只是第一步,術后復雜的治療與護理才是順利康復的重點。為了更好的照顧大姨,同時也分擔戚大叔陪護的辛苦,他們的女兒也來到醫院交替進行陪護。

    一個家庭就像是一架機器,任何一個零部件出現問題都會影響到整部機器的運轉。隨著陳阿姨的病情的恢復,他們一家也承受著越來越大的經濟壓力。因為住院的住院、陪護的陪護,他們不能出去工作,失去了大部分經濟來源,剛有起色便又入不敷出的日子真的是讓他們倍感艱難。

    看著每一次住院押金即將告罄的提示,大家都感到為難,都盡可能再等等、再拖拖,提醒繳納住院押金時也都是于心不忍,盡量委婉,而他們每次也只是一千一千的交。

    看著或零或整、或新或舊的一小摞鈔票,可想而知,這每一千元的背后又有著怎樣的心酸。

    微信截圖_20210309154425.png

    科室的每一個人都看在眼里。肝膽外專家孫運福每天一早一晚都會親自帶領醫生們去查看、關心患者及家屬;護士長王海鳳、張巖及每一班的護士更是精心護理,做好宣教,比起其他患者更多了一份細心和耐心。大家默契的關心關注,不為別的,就是一心希望大姨順利康復、早日出院。

    當然,這些是我們的本職工作,除此之外,我的同事們的細心程度每每讓我感動。

    隨著大姨胃腸道功能的回復,終于有一天遵醫囑大姨可以喝米油啦,但是卻錯過了訂飯的時間。正當陪護的大叔急的團團轉時,責任護士林琳卻及時遞過來一碗熱氣騰騰的小米油。解了燃眉之急的大叔臉上寫滿了感激,連忙要把錢遞給林護士,而小林卻說自己在減肥吃不下這么多。其實這并非巧合,而是細心的小林發現了大叔的難處,立馬跟同事交了班,悄悄跑到了食堂專門買了一碗小米油回來。

    今年由于疫情,患者多數都選擇了醫院訂餐,個別的選擇家屬來送,但細心的小林發現大叔和女兒一日三餐卻都只吃饅頭。

    林護士心疼,于是上前詢問:“大叔,你們怎么不訂醫院的盒飯呢?”

    一臉憔悴的大叔回答道:“盒飯太貴啦,吃不起啊!一份要十五塊呢,夠吃好幾天饅頭的了。”

    林護士聽著心酸,卻也不知如何開口安慰,轉頭看向一旁默默無語的女兒,她此刻也是臉色蠟黃,想必心里也是五味雜陳了吧。是啊,一邊是躺在病床上急需治療費用的母親,一邊是日漸消瘦、極度營養不良的父親。她又該如何抉擇呢……

    微信截圖_20210311145805.png

    之后的一天,陳阿姨女兒偷偷給爸爸買了一碗粥,一點小菜。沒想到被戚大叔責備了一番:“你亂花錢干啥!這好不容易東拼西湊借了兩千塊錢,一千交了押金,剛剛又給你媽買了藥,也沒剩多少錢啦,下次還不知該跟誰借呢。”

    戚大叔邊啃著饅頭,一邊又開始嘟囔:“你咋買粥呢,粥不抗餓,你應該買米飯。”說罷,便把粥和小菜往女兒眼前推了推。或許大叔覺得那是救老婆子的錢換來的,不忍吃下,又或者只是單純的心疼女兒,亦或者兩者兼具。

    到最后,兩人終是沒動那小菜和粥。

    林護士目睹了這心酸的一幕,胸口猶如被萬斤巨石所壓,令她窒息。她第一時間跑去向王護士長轉述了事情經過,而護士長聽后也酸紅了眼睛。

    高若輝主任及王海風護士長商量后,建議肝膽外一科醫護人員自愿捐款。當王護士長代表肝膽外一全體醫護工作者,將捐款遞到大姨女兒手上時,她的眼淚瞬間奪眶而出,深深地一鞠躬,然后雙手緊緊握住了護士長的手,嘴里重復著那一句“謝謝、謝謝,太謝謝你們啦!”

    陳書珍捐款3.jpg

    每個人都在默默關注,都在默默幫助。

    看著大叔大姨不舍得訂餐,平日里只吃饅頭稀粥,平日里但凡誰有水果、吃食,大家都會很自然的給大姨大叔帶去一些,以盡可能給他們補充點兒營養。雖然這些都是小事,但也算是我們力所能及吧。

    雖然這些幫助微不足道,雖然我們的努力也許不能扭轉乾坤,但褪去醫生護士這身外衣,我們每一個人也都是兒女、是兄弟、是姐妹、是父母... ...所以都能感同身受。

    肝膽外一科一直以來就是個非常具有凝聚力的科室,作為這個團隊的一員,我深深感受到我們能取得今天的成績不僅僅源于精湛的醫術,更因為一顆顆醫者仁心的強大支撐。

    “醫者仁術”,最常聽高主任囑咐的一句話是“這個患者家里不容易,大家多費費心”。

    最常聽王護士長念叨的一句話是“假如你是這個患者或家屬,你會怎么想”。

    在他們眼里仿佛每一位患者都是血肉之親。

    正是在他們以身作則的帶領下,科室醫護團隊的每一個人才能夠不忘初心,一直用最飽滿的熱情、最精湛的技術去呵護每一位病人,不僅用精湛的醫術治患者的病,還以胞與的情懷療愈他們的心。

    愿天下疾患散盡,愿人間幸福安康。

     

    肝膽外一科   戰和麗


    Copyright © 1904-2019

    本網站版權為威海市立醫院所有,威海市立醫院擁有所有解釋權。

    魯ICP備11034955號-1

    魯公網安備37100202000182號

    • 支付寶二維碼
    • 威海市立醫院訂閱號
    • 威海市立醫院服務號
    天天狠狠操